Arctic北玖

【新年贺文】源樱

这里是一只萌新,文笔渣,在朋友的怂恿下写了贺文,虽然过程艰辛但是还是很开心哈哈哈!ooc预警,非战斗人员请勿靠近!




       细若游丝的风在空气中流动,黑暗里悄无声息,只见几点银光闪过,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前方传来重物倒地是发出的沉闷声音,暗红的血液溅在空中,宛若绽开的曼珠沙华。
       一双淡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缓缓睁开,然后慢慢熄灭黄金瞳,恢复成最初的湛蓝。
       樱收回蝴蝶刀,确认目标死亡后才低声报告:“目标任务完成。”耳机里一阵沙沙的电流音,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响起:“撤回。”樱点点头,转身飞速离去,纵使樱速度再快也没有在木板上发出一点声音。漆黑如墨的长发肆意的在空中飞舞,樱也无暇顾及,她一边撤离一边整理好行装,以备不时之需。樱与迎面赶来收拾残局的乌鸦夜叉碰了个面,她眼神微微示意,夜叉却兴致勃勃地吹了声口哨。
       “一切顺利。”樱坐上副驾驶座,偏头对源稚生说,源稚生点点头,樱说的话他从不怀疑,就像她信任自己一样。

       伴随着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夜叉和乌鸦已经收拾好残局,此时,天边的一丝光亮打破了沉寂已久的黑夜,黎明来了。

       “我说——少主,今天是除夕吧,应该可以给我们放假了吧?”夜叉苦着脸嚷嚷着,乌鸦推了推眼镜:“是啊少主,现在给我们放假我们还有时间骗到几个漂亮的姑娘跟我们一起去参拜。”“就是就是!要是晚了的话,我这样风流倜傥的少男就得孤单一人了!”源稚生点燃一支烟,靠在车上,淡淡的看了夜叉一眼:“你自己过了少男的年纪了。”
       “不不不,少主……重点不是这个!”
       “重点是放假!放假啊!”
源稚生仰头看着逐渐泛白的天空,悠悠地吐出一口烟:“自然,你们也幸苦了这么久,不给你们放假似乎也说不过去……这么快啊,又过了一年……”
       “放假!放假!!”两个傻子围着源稚生欢呼着,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唇角居然有了笑意。“樱,”源稚生望向     樱的方向,轻唤,“除夕有安排吗?”樱想了想,摇摇头:“没有。”
       “那就好,”源稚生笑了,笑容中有些疲惫,“正巧,我也没有了能像以前一样陪我去参拜的人,今晚我们一起去神庙参拜。”樱凝视着自家少主,脸颊有点发热,声音却是平静的:“好。”源稚生勾了勾唇角。
-
      樱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稍微平缓了心情。她静坐了一会儿,才拿出一件白底蓝边的振袖,颜色较为淡雅,上面的纹样用的是扎染,衣边还贴了一圈细细的金箔,这是以前源稚生送给她的。樱穿上白袜,换上内衬衣,小心翼翼的披上久违的和服。随后,樱将长发重新散下,墨色的发丝搭在肩上,带着柔和的意味。樱有点愣神,好像又想起了多年前小小的约定。她挽起长发,做了个简单的发髻,只有一小撮及肩的发丝顺从的在右侧垂下,发梢微微翘起。
-
       源稚生身着一件黑色振袖在不远处等着,好像刚刚喝了酒,眼里还有朦胧的醉意。
待樱走近,源稚生笑着将樱细碎的鬓发拢到耳后,樱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雨后清香,源稚生摸了摸樱的头:“不愧是我的女孩,很好看。”顿了顿,又笑了:“我们走吧。”樱的脸上浮起几朵红晕,她抬头,正对上源稚生的笑容,突然觉得,自家少主这笑容带着很久未见的稚气。大概是醉了吧,樱暗暗地想。

       夜幕降临,象征一天劳作的结束。街上还不太拥挤,却有着嫩芽新生的活力。带着嫩绿的树枝在空中伸展,仿佛想触摸那深色的天空。源稚生轻轻牵着樱,樱习惯了每天高强度的练习,手上握着的也并非针线,那是锋利的武器啊,源稚生轻轻摩挲着女孩的手掌,只有凸起的茧。樱不自在地扯着衣角,往事一点一滴的浮现在眼前,他们最初的相遇,他也是这么握住了她的手,传过一丝温度。
-
       “现在还算早,要是晚来一点人就很多了啊。”源稚生淡淡的说,樱点点头,“今年居然是来明治神宫参拜,第一次呢。”樱低声喃喃道,“嗯,”源稚生笑了,眼底的醉意依然没有散去,笑得有些孩子气。“樱,我曾说,我想去法国天体海滩卖防晒油,对吗?”  “是的少主。”  “樱也答应和我一起去了,对吗?”  “……是的,少主。”  “那,不准反悔,这是一个约定,像以前一样。”源稚生直视樱的眼睛,樱看到,他的眼里是漫天星辰。
“像以前一样,少主。”

       远处钟声敲响,神圣而庄严。“一百零八次钟声,一百零七声洗去过去身上所沾染的污秽,”源稚生偏头,“第一百零八声代表新年的伊始。”樱微笑着听源稚生解说,就像十多年前他教她日本民俗一样。
       “铛——”第一百零七声。樱默念。
       “铛——”第一百零八声。
        源稚生转向樱,低头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像羽毛一般,轻拂她的心。
      “新年快乐。”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