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北玖

【新年贺文】楚夏

很喜欢这对cp,迟到的贺文献上,算是第一次正式写文吧,文笔不怎么好,人物把握也不太到位,ooc预警。如果能接受以上,那么,下划吧٩(๑❛ᴗ❛๑)۶(最后一段摘自《挪威的森林》)




        一架飞机稳稳地降落在北京机场,它惊动了机场等候厅的人们,他们下意识向外看去,他们对这架客机感到奇怪,因为等候厅的大显示屏上并没有来机提示。
人们好奇地探出脖子,想看看是何方神圣能够如此张扬地坐上这架不寻常的客机,但是几分钟过去了,机舱的门依旧没有打开,人们被消磨了些耐心,便转过头凑在一起说话,等候厅内又一阵叽叽喳喳的讨论。只有一个人动了,那个人不着痕迹地离开等候厅,手里提着一个箱子——一个手工精良的纯黑皮箱,镶在皮箱中央位置的,是一个半朽世界树的银徽。
-
       提着箱子的男人懒洋洋地站在飞机旁,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看起来极不正经。但在来者踏出机舱的那一瞬间,男人脸上的不正经在那一秒钟消失得干干净净。一个手持风衣的男子走出机舱,似乎还有些困倦,他用一副墨镜遮住了自己的状态,他往那儿一站,身上所有的线条都给人以凌厉的感觉。
       男子走下飞机,朝着提箱子的男人走去,摘下墨镜晃了晃,又很快戴上,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一双黄金瞳暴露在空气中,直直的与提箱男人的眼神碰撞,男人不可抑制地向后退了一小步,这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正是来者的身份标志。
      “楚子航。”
-
      北京的街头一派热闹的景象,到处张灯结彩,迎新年。楚子航从飞机下来后就换了一身便装,学院知道他的消息后特意安排了一架外貌普通的客机将他从极北之地接回,为什么用客机呢,因为楚子航想回来看一看,看一看这个城市,抑或是,看一看记忆中的某个人。楚子航把回卡塞尔学院的时间推迟了一天,谢绝了专员的陪同,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只是潜意识里认为这样才是正确的。楚子航这种的人,很少会根据自己的潜意识去做出某种判断,但这次,似乎有什么跳出了这一限制。
      他逆向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张张笑脸从楚子航眼前晃过,旁边满含笑意的声音仿佛从远方传来,听得不真实却又充斥着大脑,就像连接两个世界的门正在慢慢打开。
       楚子航一边想着该怎样给学校写一份报告,一边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走了多久,人也少了起来,因为脱离了这片区域的中心。楚子航理了理围巾,抬头看周边的环境,当目光扫到某个名词时,他不由得一愣。
水族馆。
      楚子航还没缓过神,却已经迈着步子走了进去。因为新年了水族馆没什么人,落得个冷清,卖票的大爷抬头瞄了一眼楚子航,抱着一只掉毛的老猫,懒洋洋地开口:“小伙子,今天不卖票。”楚子航又愣了一下,想起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转身欲走,“喂!小伙子你走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大爷急了,“今天不卖票,免费参观啦。”楚子航又转过身,迟疑了一下:“谢谢。”“别谢我,小伙子,”大爷得意地笑了,直视着楚子航的眼睛,“快进去吧,这里应该有你舍不得忘记的回忆吧,你的眼神太让我难过了。”楚子航默默的没有说话,眼神暗了暗,再度道谢之后,才向着水族馆深处走去。
       水族馆里只有楚子航一个人,一片蓝色包围着他,如同走在深海一般,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和你说话,只剩下恐惧,和孤独。
楚子航停了下来,静静观赏着海洋生物的活动。蓝鲸摆动着巨大的身体,从上方掠过,又转向下方,最后停在楚子航的面前,楚子航看到,蓝鲸的眼神似乎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另一个人,是一个女孩,那个女孩穿着白色的长裙,趴在水族馆的玻璃上,与蓝鲸面对面的用眼神交流,还扮了个鬼脸,咯咯地笑着。眨眼再看之下,空荡荡的,还是只有楚子航一个人。
       “……夏弥。”楚子航喃喃地说出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他将手放进衣服口袋,用指节轻轻摩挲着一把小小的旧钥匙。
-
      楚子航踏上台阶,感觉这栋楼随时都会坍塌,墙上也被红色油漆漆上大大的“拆”字。或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
      “吱嘎——”楚子航用力推开并不沉重的木门,眼前的景色一如当年。
对面整块的落地窗又多了几处缺口,角落里已经蒙了尘,五斗柜上也是如此,给人一种灰扑扑的感觉。
“我回来了!”那个白裙女孩蹦蹦跳跳地闯进门,嘴里还哼着小调,她好像看不见楚子航一样,只顾着自己忙自己的。女孩打开冰箱,里面没有什么食材,她咂巴着嘴,拿出两颗鸡蛋,做了一个简单的炒鸡蛋。可还没吃几口便咸的直吐舌头。楚子航有点想笑,心里却泛起苦涩,他再次抬起眼睛,女孩不见了,桌上也没有一盘炒鸡蛋,楚子航拉开冰箱,有两颗鸡蛋,和一盘饺子。她似乎从没回来过。
-
-
       楚子航回家吃过晚饭,找了个借口出门,继父和妈妈也没有管太多,年轻人要有自己的空间。楚子航走上桥,很多人都在这里等着十二点钟声敲响,烟花齐放,楚子航站定,望着远处的海平面,没有月光,远处只有漆黑一片,浪潮轻柔地拍打着桥墩,似乎还夹杂着歌声,周围人群纷扰,只有楚子航一人静静的望着海面出神,歌声很熟悉,恍若故人来。
       “十!”人群开始躁动,双眼充满期待的倒数最后的时间,历史即将翻页。
       “呐,海里的鱼浮上来换气了,你带了冰镐吗?”有人在旁边轻轻地说,还有些笑意。楚子航猛地偏头,他自己可能也没有想到,他也会有这么失态的时候。楚子航眼中的人儿笑嘻嘻的,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好久不见,师兄。”
       楚子航没有答话,愣愣地看着她,心里有好多问题想问,却迟迟开不了口。
       “……二!……一!”倒计时完毕,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数以千计的烟火在空中华丽绽放,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火光照亮女孩的瞳孔,美丽的不可方物。
-
      “好久不见……夏弥。”
-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去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