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北玖

【新年贺文】路绘

迟到了,这文Σ(|||▽||| )
小透明给大家拜年啦,新年好啊!
ooc预警









绘梨衣又跑了出去。
空中还飘着细雨,绘梨衣毫不在意这些,头顶着一只黄色的橡皮小鸭,小心翼翼地在東京街头走着,时不时向四处观望。上一次出来,好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源氏重工。
源稚生看着手里的纸条——“お兄さん,游びに行つてきて、帰つてきます。(哥哥,我出去玩了,会回来的。)”是绘梨衣的字迹,源稚生叹了口气。樱迟疑了一会,斟酌着语气:“少主,上杉家主外出需要安排人跟着吗?”源稚生看向落地窗外,轻轻地笑了:“今天,不用。”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架银色的飞机掠过日本上空。
-
绘梨衣怯生生地打量着繁华的街头,在一块玻璃橱窗前站定,偏头好奇地瞧着玻璃上映出的自己的模样。
眼前的女孩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及腰的红发垂在身后,细碎的鬓发乖顺地贴在脸颊上,只有发梢微微翘起。绘梨衣双手紧攥着宽大的袖口,好心情地勾起了笑容。
-
又是这个十字路口。
-
绘梨衣第一次跑出来也是站在这里,在大雨中望着来往的车辆,不知道该去哪里,直到源稚生把她接回去。绘梨衣一声不响地哭着,在小本子上写下“世界很大”。当她仰起头举起小本子给哥哥看时,源稚生摸摸她的头,叹了口气。绘梨衣当时不是很懂,但是她好像也明白,自己和世界上的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绘梨衣怔了怔神,眼前车辆来往,行人成群结伴地走着,她又一次不知如何选择。她与他们之间始终隔了一层玻璃,巨大的孤独感又一次袭来。
突然,一只手伸在绘梨衣面前,掌心上赫然是她的小黄鸭——不知何时掉落在地,还粘上了许些灰尘。绘梨衣下意识顺着手臂向来人看去,惊讶的睁大眼睛。
-
-
“老……老大,你没搞错吧?”路明非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银灰色的大家伙,是恺撒的私人洋流公务机。
“你没有看错,”恺撒拍了拍路明非的肩,一手还握着手机,“我早就联系她哥哥了,那个女孩还在东京,把握机会吧。”
这么速度?路明非暗暗咋舌,老大不会还以为我惦记着师姐吧,想到这里,路明非真想给自己抹一把泪,他想开口反驳,但是自己好像又没有什么立场发言。楚子航走近在路明非前站定,好像要开口说什么,但只是对他点了点头。路明非抬抬眼皮,很想说师兄你别担心我啦,我真的没有想师姐。我只是,只是不敢再回去罢了。路明非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又想起女孩小鹿般的眼神,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他不在她身边。她呼唤的sakura,不在她身边。
-
-
再次来到东京,路明非突然有些感慨,他抬头望了望天空,轻轻吐出一口气。又回来了。
路明非在街上晃悠着,没有急着去找绘梨衣。一抹熟悉的红色却在不经意间晃入路明非的眼中。
“……绘……梨衣……”
-
绘梨衣睁大眼睛,眸中映出的人影清晰干净。记忆如海潮般涌来,鲜活的画面一帧帧闪过脑海,最后一幕是他们相拥在落日下。绘梨衣微微张嘴,无数次在心底呼喊的名字却还是哽在了喉咙。路明非默默的擦干净小黄鸭,把它放在绘梨衣的头顶上,掩饰心里的一丝苦涩,轻轻地说:
“sakura回来了。”
绘梨衣猛地点头,眸子里一片氤氲的雾气,路明非慌了,正想着该怎么安慰时,却见绘梨衣掏出一个小本子,飞速地写下一行字,举起:
“おかえりなさい,sakura。(欢迎回来,sakura。)”
路明非惊讶得看着她,小本子后是绘梨衣再也藏不住的笑容,她用力眨眨眼,没有了晶莹的泪水,只有深达眼底的笑意。
-
男孩鼓起勇气,张来双臂像要轻轻拢住眼前的女孩,女孩笑着扑进他的怀抱,长长的头发在空中扬起,卷出好看的弧度。
这时天早已放晴,阳光透过云层抵达地面,在红发上染上温暖的光晕。
舒适的温度,让人感觉一切似乎都来得及。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