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北玖

【新年贺文】楚路

@吕鋆峰我喜欢你啊 小混蛋新年快乐!送你楚路,有点迟了啊,应该不会被打……≥﹏≤最后一句请展开你的想象⊙▽⊙刚码完的,文笔不要期待





       凌晨的伊利诺伊州还在沉睡,以这个时区的时间来算,中国的新年已经过去了一天多。
       在这静谧的时分,卡塞尔学院里依旧闪烁着光亮,譬如装备部的基地,和那一间宿舍。

       路明非在卡塞尔学院的医务室醒来时,脑海中想起的第一件事是面瘫师兄回来了吗。他猛地坐起,撕扯到伤口让他的面部瞬间扭曲,路明非呲牙咧嘴地摸出手机,登录守夜人讨论区,划了半个小时,却不见一丁点那个人的名字,路明非的心渐渐凉了,原来自己努力了那么久他还是没能回来吗?这是不是也意味着,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面瘫师兄了?路明非狠狠地吸了吸鼻子,酸酸的。
       “路主席?您醒了?”伊莎贝拉不知何时来到路明非的病房门口,惊喜地看着麻木盯着手机的路明非。路明非迷糊地抬起头,活动了一下面部表情,才开口:“伊莎贝拉,我问你,楚子航,狮心会上一任会长楚子航回来了吗?”伊莎贝拉皱着眉头:“还没有收到消息。”这样么,路明非失神地望着某个角落。
       
        “今天学生会的事,麻烦你处理一下吧,我有点不舒服。”路明非翻身下床,披上校服外套,自顾自地穿着鞋。“明白,路主席,”伊莎贝拉没有退后给路明非让路,路明非正要开口,却听:“路主席,我认为您再休息一段时间较好,您的伤口并未完全愈合……”“我没事。”路明非轻轻推开伊莎贝拉,脚步踉跄地离开了病房。伊莎贝拉怔了好一会儿,在路明非与她对视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路明非那双失焦的眼瞳,像一潭死水。那个背影,也有些失魂落魄。

       在路明非离开病房时,天空飘起了雨,外面还是黑黢黢的,路明非不知道该走哪里去,只要能够带给他一丝温暖就好。
       路明非神使鬼差地推开自己曾经的宿舍的门,已经很久没回来住过了,芬格尔也已经毕业,自从自己当上学生会主席后几乎是每天都住在安珀馆。路明非拍了拍旧棉被上的灰,抹掉床板上灰蒙蒙的一层,脱掉校服,踹掉私人订制的纯手工皮鞋,关上门,钻进那旧棉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好像只有在这里,才感到温暖。

        宿舍的窗玻璃多了几个缺口,寒风从缺口灌入,声音像是野兽的嘶吼,又像是亡灵的乐章。路明非开着灯,就那么呆呆地坐着,他想那个人或许不会回来了,那个脸上没有表情内心却十分八婆的人,那个能够看出他的心事的人,那个曾经许诺陪他打爆婚车车轴的人,现在想来,他们的交集似乎并不少,他们一起做过许多事,哪怕是在日本一起当牛郎,那段时间也值得怀念。谁他妈要这种怀念!我只想你好好地回来,好好地站在我面前,我们可以聊星座聊八卦,聊你的小龙女也行!我只想你回来啊,师兄。路明非鼻子又是一酸,难过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什么阿卜杜拉,你他妈算什么?!路明非把脸埋进并不柔软的棉花,蹭了蹭脸。

        大雨终于落下,灌入的风夹杂着雨,冷得路明非打了个哆嗦,他好像回到了大家都没有毕业的时候,那时的自己还是个什么都不会每天和芬格尔混吃混喝的衰仔,觉得其他事都与自己无关,天就算塌了也有老大和面瘫师兄顶着。那时候真好啊,路明非缩地更紧了。

       “磁拉——”灯熄灭了,黑暗里路明非闭上了眼睛,一遍又一遍地回想楚子航的模样,好像这样就可以将他永远记住。一道闪电划破天空,刺眼的白光照亮室内,墙壁上的影子孤零零的,一动也不动,像是一头固执的小兽。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路明非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死死地盯着门。脚步声在门口停住了,路明非屏息等待着,来者却并没有动作。路明非起身,轻轻地走到门前,握住门把手,心在这时却狂乱起来。路明非叹了口气,扭动门把手,在打开门的一瞬间,一道白刃再次撕裂天空,门外人的模样清晰可见,发梢还滴着水,手指弯曲着刚好要敲门,看到路明非时愣住了。路明非的眼泪瞬间涌出:“师兄……”他听到一个沙哑的声音说,路明非忘记了怎么开口。
       “我回来了,”楚子航淡然一笑,“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
       路明非僵硬地向他走去,用力的给了对方一个拥抱,松开后抹了一把脸,破涕为笑:
        “回来就好,师兄。”
        雨连绵不绝地下着。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