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tic北玖

【生贺】关于楚路那些不得不说的事儿

@明朝会 啊咧诞生日快乐啊哈哈哈哈,顺便我才不是特意写的呢!才不是咧!
私设如山
ooc预警,非战斗人员请勿靠近(๑ŐдŐ)b







壹.关于同居

       路明非主席这个传奇人物从卡塞尔学院毕业后,就开始了作为执行部一员的工作。而他的面瘫师兄打着“路明非从小无父无母(划掉)现在又世界满地跑,出门在外无人照顾如何是好”的旗号,一本正经的与明非同居了。
       “师……师师……师兄,”路明非站在门口,紧张地看着正在搬行李的楚子航。楚子航点点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师兄大…大驾光临,小的不胜感激,”路明非一脸诚恳,一脸诚恳地说着烂话,原本好不容易形成的主席气质在自家师兄面前一秒溃于无形,又变成了那个当年有老大师兄罩的小衰仔。那时候多好啊,天就算塌下来也有师兄他们扛着。
        路明非尴尬地挠了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楚子航安顿好自己的行李,转头盯着路明非,路明非被盯得发毛,只呆呆地傻笑着,一只手挠着头,另一只手在身上摸着口袋。该死!今天没穿有口袋的衣服,路明非有些崩溃。
        突然,路明非感到肩膀处传来温热,楚子航轻轻地按在那里,力气不大,却让路明非一下子镇静下来。
        “今后我来照顾你。”楚子航好笑的看着他,缓缓地说,嘴角若有若无地勾了一下。
        “……师兄……你刚才是不是笑了?”路明非自顾自地问,死死地盯着楚子航又抿起的嘴角。
       “没有。”




贰.关于早餐

        路明非是被一阵鸡蛋的香味给叫起来的。
        他趿拉着拖鞋走出卧室,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在厨房里忙碌的熟悉背影。
       “师兄,早安啊。”路明非有点不好意思。
       那个身影愣了一下,楚子航转过头,脸上一副“努力想扯出一个笑脸但似乎失败了”的表情,极不自然。
        “早。”
       
       路明非慢吞吞地走向冰箱,从里面拿出一大盒牛奶,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是他的习惯。正准备收回时,路明非又想起了什么,又倒了一杯,是楚子航的份。面瘫师兄一直都有早晨喝牛奶的习惯,在卡塞尔学院时,路明非一直很抗拒这种奇怪的事。原因很简单,他不喜欢喝牛奶。但这个习惯是怎么养成的呢……似乎是他当上学生会主席的那一年,也是楚子航从卡塞尔毕业的那一年。
       “吃早餐了。”楚子航端着两个盘子走出来,看到面前的一杯牛奶时还略微有些诧异。
       “师兄……”路明非用筷子戳戳煎得金黄的蛋,好奇的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双面煎的蛋啊?”
       “你以前经常吃。”楚子航淡淡地回答。
       “哦哦哦!师兄你居然还记得啊。”
       “嗯。”
       路明非感动得冒泡儿。






叁.关于小憩

        自从毕业以后,路明非看起来也没有多忙,每天写写报告,必要的时候穿一身正装跑去埃及调查有关龙类的各种事宜。相对来说,楚子航的人物可重得多,好几次都弄得受了伤。今天也是。
        “学院也太过分了吧,还真把师兄你不当人啊?”路明非气不过,瞪着眼睛看楚子航处理伤口,楚子航垂下头,嘴里塞着一块毛巾,一手拿着镊子,娴熟地捏住一块碎金属片——它嵌入了楚子航的腰间。楚子航扯出它的同时,一手捂住了路明非的眼睛。
        “……师兄……”路明非没有动,即使楚子航把他还当做小孩子来对待,“你没事吧?”
        “好了。”楚子航放下手。
        路明非担忧地看着自家师兄包扎好伤口,淡然的让他不由得心疼。
        “别动。”楚子航轻轻地对路明非说。
        “哦哦哦……好……”
        路明非坐在沙发上呈乖巧状,楚子航动作轻缓地躺下,把头枕在路明非的腿上,自顾自地闭上眼。路明非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子,虽然头发出乎意料地柔软,但是——
        “等等……师兄……”这……这也太难为情了吧。
        “借我靠一会儿……”
        “……嗯……”
        “一会儿就好……”
        “好。”

【END】
啊啊啊已经过了,还是没有赶到时间啊惆怅,呐,因为是日常向的楚路,所以可能会被我写得有点矫情(o˘д˘)o哈哈哈最近在写一个楚夏的魔女集会梗,再过不久就可以写完了,就扯到这里啦。
晚安。

评论(6)

热度(68)